14 Dec 2018

台湾行

本是为了参加VCIP 2018,但对于前去的我们而言,更重要的是游玩台湾吧。七个学生两位老师,老师并没有与我们同行,所以更多的是我们七个学生(代苑颖,王超群,林建平,陈竹,我,刘康,于灵云学姐)的台湾点滴。

12月8日中午,经过两个小时的飞机之后我们便抵达了台北。饥肠辘辘的我们将所有制定的游玩计划抛掷脑后,直奔西门町,寻找同学推荐的阿宗面线。这是一家小店,排队的人很多,没有位置坐,大家都是将碗端在手中,细细品味。面很细小,配有一些蚵仔,汤汁的颜色偏重,迫不及待地吃了一口,满满的幸福感充满口腔,是我中意的味道。不知是太饿,还是味道太好,我埋头很快吃完了一碗。抬头环顾,女生却表情扭曲,觉得味道太重,难以下咽,但男生都还是评价不错的,看来这个面是分男女的。我们又逛了逛,买了闪电泡芙,表皮很脆,奶油很鲜,味道很棒。到了台湾,珍珠奶茶自然是少不了,我们又在转角的幸福堂买了一杯黑糖珍珠鲜奶,甜甜的,享受吸到珍珠时的幸福感。

玩完西门町,已是四点多,来不及参观故宫博物馆,便直接前往101大厦。天空微雨,微凉,高耸的101大厦直插云霄,望不到尽头。上了一层楼之后,便是琳琅满目奢侈品,贫穷限制了我们的脚步,简单瞻仰,并未踏足任何店铺。五点多之后,夜市已经开始了,我们便转战台北有名的宁夏夜市。抵达时,天色已黑,长长的一条街,人头攒动,有不少没有见过的美食,我们买了一些蚵仔煎和葱油饼。会议和酒店都是在台中,买完时间已经不早了,我们还没吃便急忙赶回车站,寻找寄存在车站的行李,气喘吁吁地坐在候车室,拎着还没来得及吃的美食,大家相视而笑。

次日,我们坐车赶往高雄。抵达后,我便后悔不已。高雄偏南,很热,周边的人都是穿着短袖衬衫,唯独我穿着加绒的卫衣,还好小伙伴们 陪我去商场买了件短袖。换完衣服之后,沐浴阳光下,有种别样的感觉,毕竟这天学校下雪了。

我们先在商场吃了饭,便乘地铁去了驳二艺术特区,雕塑很别致,原本觉得凌乱的铁条竟然是人面轮廓。惊喜又带些敬畏。之后我们便前往西子湾,开车的台湾大叔很热情,给我们介绍高雄,讲攻略。总觉得台湾的腔调很好听。

我们乘船渡到小岛,有很多小吃,有一家卖冰淇凌,用面饼卷着两个冰淇淋球,撒上花生碎和香菜。若是去掉冰淇淋球,这怕就是一个卷饼了,但是味道确实很特别,入口冰凉微甜,后味又有香菜的清香。我们租了两辆电动车,便开始我们的环岛之旅了。沿途尝试了在海边大家一起跳起来拍照,结果每个人都成了表情包,虽然不好意思发出来,但确实很有意思的收藏。多年之后,再看到,应是忍不住的开心与感伤。 在彩虹教堂留了影,在大海螺那里听了海声。回去时尝了当地的槟榔,两个槟榔下去,头就开始晕了,有种喝醉的感觉,就不敢再吃了,毕竟他们抬不动我。

第三天,会议注册,介绍自己的工作。这一天,才意识到了这次旅行的原本目的。第四天,我们出发去日月潭,因为灵云学姐要赶论文便未能一同前往。想到我们在游玩,她在赶论文,默默心疼师姐一秒钟。天气非常好,阳光明媚但气温凉爽,并没有天气预报说的小雨,游人也不是很多,很是幸运。乘着游船,到了玄奘寺,山脚有有名的阿婆茶叶蛋,阿婆身体看着很健朗,茶叶蛋是香菇味道的,咬上一口,满满的香气,蛋白完全是深色的,卤汁已经浸透了整个鸡蛋,上山吃了一个,下山时忍不住又买了一个。 乘着缆车,看到了日月潭的大半面貌,但也看不出日与月,毕竟船长都说了,他在这生活了二十余年,也不曾看出。大概是文人骚客的想象力太过丰富吧。下了山,每人租了一辆电动自行车,沿湖骑行,上上下下,骑到开心处,不禁激动大喊,加快冲刺,还险些在青苔处滑倒。接近黄昏的日月潭,宛若水墨画一般,远山近景,浓淡相宜,有着镜头拍不出的美。在回城的路上,带着满足与疲惫,缓缓进入梦想。

会议的最后一天,上午大家站完海报,下午便前往东海大学。东海大学有个牛奶小栈,里面的牛奶产自学校内畜牧场的奶牛。纯白的牛奶,加热之后,冒着热气,表面凝着一层奶皮,抿上一口,很鲜很香。校内的教堂也是一个很特别的建筑,造型别致,坐落在一大片草坪里。大学里的建筑仿佛都是嵌在森林里,树很多,人很少。

归去时,航班不同,别了六位小伙伴,一人返回深圳。六天的时间真的很快,仿佛昨日还在期待着旅行,今天却就结束了。很幸运是与他们一起游玩,若单我一人,怕是会大部分时间浪费在酒店的床上了。以后再与他们一同旅游的机会怕是没有了,但是这六天真的很美好。许是因为如此,我才写下他们的名字,留下他们的照片,记录六天的旅程,怕时间冲淡,怕自己忘记。